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详细信息
史建忠
发布日期:2014/4/10

????? 2007年7月的最后一天,顺城区长春街道办事处东方社区的活动室里,居民们围坐在社区活动室里,听交警支队车宣大队民警史建忠讲交通安全法制教育课,这是他今年以来的第68次课了。翔实的内容,朴实的话语,推心置腹的忠告,配合着墙上播放的多媒体录像教育片,居民们听得津津有味,看得聚精会神。两个小时的讲座结束了。老史已经是满头大汗,这汗水不仅因为炎热的天气,更因为他是在忍着刺骨的病痛在讲课。课讲完了,社区书记托起老史的左臂激动地对大家说,“史建忠同志是带着病在给我们上课,他得了罕见的骨滑膜结核,这种病在咱们全市,只有这一例,已经办好了住院手续,一会儿他就要到医院去住院。”随着书记的手看去,人们看到,史建忠的左腕肿得有小碗一般粗细,通红水亮。书记的话音刚落,全场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 这就是史建忠,一个面色黝黑,一脸憨厚的东北汉子。53岁的他,从警十九年来,在交通民警这个近乎机械和枯燥的平凡岗位上,不断地求索、开拓和创新,在平凡的岁月中追寻着信念,在扎实的人生道路上实践着理想。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始终建起忠贞不渝的奉献精神”,把自己的智慧、热情和爱心,无保留地献给了我们的社会。1990年他被市命名为“十佳民警第一名”;1995年被团市委命名为“十佳模范校外辅导员”,同年被团省委命名为“优秀少先队辅导员”;1997年被市政府命名为“尊师重教先进个人”;1998年被新抚区机关工委授予“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称号;2002年被评为抚顺市学雷锋标兵,2003年荣获抚顺市第五届职工职业道德建设“十佳标兵”称号,两年被评为“辽宁省人民满意警察”,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2004年荣获全国一级星星火炬奖章,同年荣获抚顺市优秀儿童少年工作者;2005年被辽宁省公安厅评为“五进”工程先进个人,被辽宁省妇联评为优秀代理家长;2006年获得辽宁省十佳志愿辅导员,辽宁省政法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2000年6月1日,还作为东北三省唯一一名交通民警校外辅导员代表参加了全国第四次少先队代表大会,受到了江泽民总书记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史建忠令人难忘的人品、亮节的风骨和对事业甘于奉献的精神,在抚顺大地上竖起了又一个传承雷锋精神的楷模。
让警徽在孩子们心中闪光
?????? 长得五大三粗,看似粗犷的史建忠,却与孩子们有着深深的不解情结。十三年前,史建忠在交警新抚中队担任副中队长,他值勤的路段上,东西方向平行的新抚路、千金路,那时是抚顺连接沈阳的必由之路,车辆川流不息,两条路之间夹着三所中小学,学生上下学都要横越马路,十分危险。开始,他坚持每天护送学生,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有限,近两千名学生集中在同一时间过马路,尽管他嗓子都喊哑了,还是难免顾此失彼。一次,一起车祸夺去了一个学生的生命,看着血肉模糊的小躯体,听着家长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史建忠的心被深深刺痛了,一个交通民警的责任感激励着他夜不能寐。晚上躺在床上,他的脑际一直浮现着那张曾经甜甜地喊着“警察叔叔再见”的稚气的小脸。一连几天,史建忠都在思索着如何让孩子们摆脱如虎般的车流的威胁。一番冥思苦想,史建忠萌生了让学生自己学习管理自己,自己保护自己的念头。于是他登门找到紧临这条线上的福民小学,与校领导商议,成立一个小小“交通队”,由学生自己管理自己,提高自我保护能力。同样为学生们的安全所困扰的学校领导与史建忠一拍即合,积极支持大力配合。就这样,福民小学成立了全国第一支“小黄帽交通队”。史建忠自然成了“小黄帽交通队”的教练和指导。他利用业余时间定期到校培训小队员,讲解交通法规,提高学生遵法守法意识,教育孩子们要珍惜生命,保护自我,帮助他人,维护安全。这项活动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一个个年幼的孩子戴上了鲜艳的小黄帽,高年级的学生领着低年级的学生,秩序井然地排着队过马路,组织起来的孩子如同纤弱的丝线拧成了一股绳,过往车辆都主动为他们让路。福民小学的老师家长放心了,但史建忠想“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他骑着自行车访遍了新抚路、千金路两侧的大官小学、新抚二校和四十四中学,四个学校的小黄帽交通队都建起来了,这段路上再没有发生伤及孩子的交通肇事。史建忠走到哪里,小黄帽交通队就在那里成立起来。1997年史建忠调到宁远街交通岗,很快,宁远街上的抚顺城三校和将军二校的小黄帽交通队也成立起来。史建忠没有满足他的交通岗周边,他想的是把全市的少年都组织起来。史建忠的设想得到了交警支队领导的高度评价和支持。 1999年11月,在史建忠的多方奔走下,在清原满族自治县红透山镇沔阳小学建立了全国第一所农村少年警校,全国文明村——抚顺县毛公村的党委书记赵司龄慕名而来,主动请史建忠在村里的小学也建起了少年警校。史建忠抓住时机,举办了“手拉手活动”,带着市里的“小交警”们到农村的少年警校,市里的小交警充当小教官,一招一势教得认认真真。乡村孩子边读书边劳动的辛劳也给了市里的孩子生动的教育。农村少年警校的建立,让农村学生的交通安全又多了一道保护线。目前全市已有13所学校加入进来,分布四区三县,远至新宾、清原。史建忠的做法被在全市宣传和推广,至今,抚顺三县没有发生一起中小学生的交通肇事死亡事故。
孩子的心灵是一抹净土,史建中的心愿是要在这千万抹净土上中下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种子,从娃娃抓起,栽培出遵守社会公德、讲文明、讲礼貌的茁壮幼苗。1997年暑假,史建忠组织了全市少年先锋队员参加“请跟我来”交通安全宣传专题活动。在交通民警的带领下,全市主要道路的路口上,都有一队队红领巾向行人宣传交通安全知识,绿灯亮起来时,一名名红领巾举着印有“请跟我来”的三角旗引领着行人过马路。一双双稚嫩的小手拦住了视红灯不见抢行的路人,“请叔叔、阿姨遵守交通规则。”天真的童声让不自觉的成人羞红了脸,社会主义的荣辱观从小黄帽交通队里传播向社会。“请跟我来”引起了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关注,发表了通讯,报道了交通民警史建忠和他的小黄帽交通队,称“这是全民普法教育的一项有益的方式”。
???? 史建忠一手培育起了小黄帽交通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当小黄帽交通队鹊声四起时,史建忠又在琢磨如何让这些孩子在建立全社会的良好交通秩序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他想,“教好一个学生,就能带动一个家庭,影响整个社会。”他提议把全市的“小黄帽交通队”统统改建成“少年警校”,让孩子们掌握更多的交通安全知识,了解更多的交通事故的危害,他身上的担子更重了,要备课,要制作教学图板,还要巡回讲课,教授交通指挥手势操。作为20多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史建忠自己首先“活到老学到老”,当了十九年交警,交警的业务可以说是滚瓜烂熟。可他觉得,既为人之师,就不能误人子弟,给人一滴水,自己首先要有一桶水。饭后茶余,阑珊灯下,他在不倦地背条例,熟悉法规,对着镜子练手势,十几年来,他摸索出了一套深入浅出的交通安全讲座模式和适合少年儿童心理的多种教育手段,就是用生动的实例和录像对各种交通安全事故进行剖析,同时请家长们参与进来,共同为孩子们撑起一柄保护伞。老史的讲课生动活泼,深受同学们的欢迎,老史的为人又格外和蔼可亲,他每学期除了要为自己所负责的学校讲课外,还不断地接到其他学校的邀请,这样一个学期下来,就要讲上40多堂交通安全课。
史建忠关心少年交警,如同一个敬业的园丁呵护他的幼苗,为了激发孩子们的上进心和自豪感,他求助于各县区交警大队、城市街道办事处和乡镇政府,给“交通小民警”添置了警服。在抚顺南站广场举行的少年交警会操大赛,史建忠特意请来了全市着名的劳动模范和雷锋班的班长作评委,队列行进、手势操,一丝不苟的招式,令许多老交警都竖起大拇指。从此,在抚顺的各类大型活动中,又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漂亮的警服,整齐的队列、标准的指挥手势,引来了来宾的啧啧称赞。
史建忠会心的笑了,他高兴自己为关心祖国的花朵找到了一条新路,无论多少苦和累都值了。
心系祖国花朵的千般柔肠
???? 史建忠特别喜欢孩子,他这些年跑遍了抚顺市四区三县,曾经在20余所学校担当过校外辅导员,在组织“小黄帽交通队”、建立少年警校的岁月中,他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农村贫困学生。看着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上不起学,眼巴巴地求知若渴的神情,史建忠的心灵受到巨大震动,感情上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每逢遇到那些家道贫穷,读书难以为继的孩子,一份同情便会油然而生,他会情不自禁地慷慨解囊,全力相帮。清原大苏河乡小苏河村有个小学生叫杨叶婷,这个学生史建忠已经资助她7年了。小叶婷9岁那年,史建忠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学校的老师告诉他,小叶婷的父亲因车祸身亡,母亲带着她姐妹三个过日子。生活的艰辛,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居然满头白发,小叶婷马上面临着辍学。回到家后史建忠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和爱人唠起小叶婷的窘境,他爱人也非常同情,时隔数日夫妻俩一起赶到学校看望小叶婷,可老师说孩子已经辍学了。两人走了两里多的山路到了小叶婷家门口,正好看到小叶婷的脸黄腊腊的,身材格外瘦小,穿着一件不合体的大衣服,上面还打着补丁,光着一双小脚牵着牛向村外走,看到史建忠夫妻俩,孩子高兴地跑过来,当问起她干什么去,小叶婷含着眼泪说,“我给人家放牛挣点钱,好上学啊。”听了这话,夫妻俩的眼圈都红了。史建忠对她说:“叔叔今天就是来接你上学的,孩子,从今以后咱再也不放牛了。”当史建忠和爱人把新书包、各种笔和本以及上学的钱放到她的手里时,孩子高兴地跳了起来,一路喊着“我又能上学了”,跑进了家门。当夫妻俩离开她家时,小叶婷一直送到村头,紧紧拉住史建忠的手,眼含泪水,依依不舍地望着史建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突然,她喊了一声“爸爸”,扑进史建忠的怀里……。
史建忠还资助了一个小学生,名叫华建丽,家住在清原县红透山镇沔阳村的大山沟里,那是一个偏远贫困的山村,不通汽车。2000年春节前,史建忠趟着没膝深的大雪拉着爬犁给他家送年货,到了华家,华建丽病残的父亲看着这个民警满身霜雪,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紧紧攥着老史的手,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哭。史建忠资助的第三个小学生是抚顺县毛公村小学的金丽,她从小父母离异,父亲病逝后,母亲说要出外打工赚钱,一去便杳无音信,只好由爷爷奶奶抚养。两位老人都70多岁了,爷爷还瘫痪在床,全靠体弱多病的老奶奶维持生活。老人对老史感激不尽,史建忠到她家去,她实在拿不出什么招待,从炕柜里拿出一袋榛子,老人告诉老史,这是她一粒一粒挑出来的,没有虫眼儿,个个饱仁。面对此景,老史的心有点儿发酸。他想,一个七十多岁的白发老人,磕磕碰碰上山,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费了多大劲才能采来这么多榛子。她本可以用这些榛子换一些家里所需的柴米油盐,可是她没舍得,却一直给一个帮助她的民警留着。榛子虽小,却饱含老百姓的一片深情。
???? 史建忠曾在社区帮助过一个9岁儿童,叫孙硕。这个孩子得了白血病,他们母女是外地户口,享受不了社区救济低保线的待遇,为了给孙硕治病,家里几乎倾家荡产了,再也没钱治病了。史建忠去看望她时,孙硕已经躺在床上不能说话了,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不停的闪动。在她床边,老史看到一幅画,画上妈妈和奶奶在晒衣服,她在洗衣服,画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小字:“我能帮妈妈洗衣服了”。史建忠的心灵颤抖了,孩子看老史凝视着这幅画,眼睛亮了。从孩子的眼神里,能看到了她对生命的渴望,对美好未来的向往。老史看不得人受着贫穷的折磨,尤其是孩子,他含着热泪,决心要帮助她,他先留下200块钱,但知道这点钱解决不了大问题。从孙硕家出来,史建忠马上去找社区领导和有关部门请求对孙硕的救助。当得知解决户口落在抚顺是问题的关键后,史建忠把孙硕母女的情况和相关材料向市公安局领导作了汇报,得到了市局领导的大力支持,他跑户政处,跑派出所,三天之内解决了她们母女的户口问题,这样也就享受到了低保的救济。几天后,孙硕的母亲搀着姥姥在社区找到史建忠,一见面就扑通给他跪下了,老太太一边哭一边说:“好人哪,太谢谢你了、太谢谢警察了!”,老史的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这一跪对一个民警来说太沉重了,老百姓心里这杆秤,对帮过他们的人的称量永远是足斤足量的。
靠工资吃饭的史建忠并不富裕。常有人劝他:你爱人下岗多年,孩子正在读书,你现在的房子都没好好收拾一下,可这些年你资助贫困孩子的钱上万元,你图啥呢?但史建忠觉得,警装穿在身,就多了一份责任,多了一份义务。作为一名人民警察能力所能及地为老百姓做点好事,让老百姓说咱们警察好,就行了。
史建忠珍藏着2000年全国少先队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时,他作为东北唯一的民警校外辅导员代表与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他把这当作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荣誉,更是全体公安交通民警的荣誉。在史建忠心里,钱花在帮助贫困孩子读书上,比自己吃了穿了享受了更值得。
爱心播洒在家乡的大地上
今年的10月7日,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辽宁发电厂的汽车司机,被紧急召集到一起,由史建忠上交通安全课。三天前,这个厂的一名司机,酒后开着借来的汽车不幸肇事,造成两死四伤的惨剧。史建忠从“司机一滴酒,家人两行泪”的警句说起,深刻地剖析了这场惨剧的根源,墙上的屏幕播放着他放弃休息赶制出来的事故现场警示片,相信这一课会永远铭刻在在座的司机们的心里。
现代文明促进了汽车和道路的突飞猛进发展,车祸也成为扼杀人类生命的第一杀手,在我国每年都有近10万人丧命车轮下,这远远超过了自然灾害、生产事故和传染疾病致死人数的总和。其中的绝大部分事故都是由于不守交通法规造成的。为了扭转这一局面,2004年,公安部提出了交通安全宣传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进农村、进家庭的“五进工程”。这时已调入交警支队宣传科的史建忠承领了这一任务,他深知肩上这副担子的分量。如何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交通安全,史建忠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他想,摸着石头过河,先干起来再说。起初,他的手里仅有一台DVD机,到了场地,从农民家借台电视搬到外边放,人多屏幕小,一片光碟放完就散场,观众中有人嘀咕“大老远跑来就看这么一会儿,没劲!”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想来想去,史建忠尝试着成立一支电影放映队,用放映交通安全纪实片加电影的形式,寓教于乐,在群众中普及交通安全法规和知识。说是放映队,其实队长、队员、放映员、司机等所有职务都由史建忠一个人担任。白手起家,困难重重,没有放映设备,没有交通工具,史建忠就自己贷款买了一辆吉利轿车,向绿茵法律事务所借了一台电影放映机,又跑到放映公司借影片拷贝。就这样,史建忠先在就近的农村试验了两场,老史独辟蹊径的开场白,血淋淋交通肇事现场的宣传片,加上人们久违了的老电影,效果非常之好,放映队大获成功。后来支队领导给他配备了一台旧车,购买了两台人家淘汰的16毫米电影放映机。车有了,放映机有了,他的电影宣教之路开始长征了。史建忠做事认真,没有人给他下指标,也没有任何督促和检查,他完全是凭着对交通安全强烈的责任感和对群众一片深厚感情在做工作。2005年7、8、9三个月,他演了128场,平均每天三场。他的日程表上,早晨五点半开上车出发,上午九点赶到学校演第一场,下午一点赶到下一所学校演第二场,晚上天黑后在乡村的场院里露天放映演第三场,装机器、挂银幕、倒胶片、拉电线,里里外外一把手。抚顺的山区山高林密,史建忠一个人开着车穿山越岭,身旁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有蛙鸣蝉叫伴奏着单调的马达声。为了排除寂寞,他常常摇下车窗,使足力气大吼几声,再细听山涧中传来的回声,村民们常说:“老史跟别的警察不一样,挺爱跟俺们唠嗑”,其实老乡们不知道,对一个孤独的人,有人跟他唠嗑也是一种精神享受。一个人独往独来,开的老爷车,用的古董放映机,有一件耍熊,史建忠就遭罪了。今年开春,史建忠把在清原的开映式选在湾甸子乡的砍椽沟,这是大山夹缝里的一个小山村,行路间天突然下起大雪,泥泞的山间土路上看不清车辙,稍不留神车就会滑下路旁的沟里,老史盼着有个人在前面领路,可是风雪中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只好走一段就下车探探路,在上车开一段,三公里的山路,他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待赶到村里的小学,他的警服已经溅满了泥浆。还有一次在去马圈子乡的路上,车胎爆了,当时正在下雨,他只好冒着雨走到就近的村子找人帮忙。
史建忠知道农民的生活难,从不给村里添麻烦。有时所到的村子经济落后,在村民家里吃顿土豆炖茄子、高粱米水饭,他都要自掏腰包把饭钱留下。看到实在贫困的农户,他还要把身上带的所有的钱捐给人家。而他自己却没有一分钱的补助。夏天在农村放映露天电影,蚊虫叮咬不说,放映后还得自己收拾,忙得一身汗也只能用凉水擦一擦。为了省下时间,省下汽油,他常常是晚上收拾完场子就住在村里。就是这么艰苦,他还要一村接着一村的放映电影,这样的日子最多时近一个月,也就意味着一个月洗不上澡,睡不好觉。有时电影正播时下起大雨,他急于收拾设备,自己却成了落汤鸡。放映电影要影片,他有时自己掏腰包租影片。为了把交通安全宣传到百姓心坎上,史建忠克服了一切困难,把交通安全知识送到了千家万户,为交通安全宣传开创了先河。
一次,史建忠应雷锋生前所在团邀请,给在628厂集训的官兵们上一堂交通安全知识课。因距离遥远,道路狭窄又都是土路,行车十分不便。为了安全起见,史建忠提前四个小时出发,早早赶到了部队驻地,搜集了很多翔实资料,用生动朴实的语言,典型的交通事故案例给雷锋团的官兵上了一堂生动的交通安全课,广大官兵反响强烈,要求这种影片多放一点。有个战士(驾驶员)说:“我们团是全军的标杆,车辆比较多,安全是大事,今天交警给我们上的课太及时了,我们要向雷锋学习,牢记交通安全,处处想着人民,不给雷锋丢脸”。也许是课上得太生动了,两个新战士课后找到领导,说什么也不学开车了,一旁的史建忠还要帮着做思想工作,老史说“汽车是个好东西,关键是开车的人要牢牢记着安全第一,这根弦不松,就不会出事。”一番话说得战士心悦诚服。
史建忠就是这样,通过放映电影这个不起眼的工作,拉近了警民,军警的关系,把交通安全的理念送到全市的每一个角落。
史建忠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为百姓的平安快乐,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承担了一名交警对社会的责任。从2005年,史建忠就隐隐感到左臂和左腿的关节隐隐作痛,起初他认为是年纪大了,难免有些毛病,没有当回事,还是像往日一样忙碌,谁知这疼痛越来越烈,以至于白天坐立不安,晚上睡不着觉,疼得在地上直转。医院跑了好多次,有说是风湿,有说是痛风,吃了不少药,一点也不见效。后来竟然连方向盘都打不动了。直到今年夏天,才确诊是骨滑膜结核,医生说,这种病全国只有十几例,伤及骨质,吞噬骨髓,再耽误就只能截肢了。躺在病床上,每天要打点滴,还要渗透治疗。可是史建忠还是放心不下他的交通安全宣传,入院才不到十天,病情刚有缓解,听到支队为“五进”宣传增添了一台文艺节目,他躺不住了。他是交警乐队的长号手和唢呐手,乐队需要他。他跟医生商量,把渗透治疗移到上午,下午参加乐队的演出,托着乐器的左手缠着厚厚的绷带,一场演出下来,左臂痛得他牙缝里丝丝直抽凉气。秋末冬初,站在病房的窗前,看着北风吹落一地黄叶,他不无遗憾地说:天气冷了,露天放映不行了,今年演150场的计划被这场病耽误了。
史建忠念念不忘的怎样把工作做得更好。尽管疾病缠身,至今未愈。他还是筹划着,把他的宣传与街道的夏凉晚会融合起来,让市民在消遣中受到教育。他还盘算着,跟有关警种联系,把治安防范的宣传片,把公安机关的窗口办事指南都纳入到他的放映计划里,实实在在地为群众分忧解愁。
史建忠平凡,平凡得像无垠大地的小草,既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声名赫赫的战功,甚至没有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然而我们走近他,会感受到一种投身工作的激情,一种服务群众的热情,一种乐于助人的感情。“俯首甘为孺子牛”,这就是史建忠从警、为人的真实写照。
?
?